友情链接:
背景:
阅读新闻

何南金——进士、诗人

[日期:2006-07-24] 来源:江苏泰兴何氏网  作者: [字体: ]

何南金——进士、诗人

何南金,字许卿,号丽泉。黄桥镇人。生于明嘉靖辛酉(公元1561),卒于明万历己酉(公元1609),享年49岁。

    何南金的高祖何嵩,授鸿胪寺序班,后升主簿。祖父何。父亲三桥公(邑庠生)娶田氏,次室刘氏,生南金。三桥公家贫,以读书自娱,并不热衷于功名。

何南金出生于这样一个书香门第,喜爱读书是自然的事,他曾长期借住曲霞褚家圩的竹隐庵潜心读书,这件事泰兴县志有记载。南金得益于父教甚多,16岁时就考上了秀才。这么小的年纪能取得功名在当时是极少见的事,他的非凡才能当即得到扬州府知府大人的赏识,认为此人早晚必成大器,故而给予他特赏,免除了他家一些债务。进士出身、时任泰兴知县的舒曰敬也是极有眼光的人,认为何南金是个奇才,以“国士遇之”(国士:一国之杰出人才;遇之:对待他),并引用(三国演义)弥衡的话把他比做“大儿孔文举,小儿杨德祖”。孔文举即孔融,汉末文学家,“建安七子”之一。杨德祖即杨修,好学能文,才思敏捷,曾任曹操主簿。从这个类比中,我们可以想象出何南金在这位知县老爷心目中的地位。至于如何以国士遇之,没有具体记载,但从南金所著《悲华馆集》可窥一、二,现录诗二首于后。

 

除夕舒使君老师见惠米薪

桃符不上席门卑,

白粲乌薪起夕炊。

仙令俸钱真是水,

书生酒债不偿诗。

寒炉烬后那堪拨,

病柳春前却受吹。

侠烈心肠酬德未,

空令龙剑佩雄雌。

 

室人病起舒师手扎见讯并遗白金白药

使君尺素剪瑶华,

大药黄金捧自夸。

病起卢家无绿鬓,

政成勾漏有丹砂。

自惭什袭珍燕石,

误恐千金买莫邪。

贫士酬恩心力短,

青天一片意无涯。

 

    诗中的“舒使君”、“舒师”指泰兴知县舒曰敬。在封建社会里,一县之主是何等了得,竟为一个穷书生送米送粮,家人生病了不只写信来问讯,还派人送钱送药,实在是难能可贵的事,从这里我们既可看出这位知县大人的爱惜人才,也可以看出何南金确确实实是个人才。他的才华我们从进土出身、后来官至巡抚的朱一冯为何南金写的(墓志铭)中可以看出。铭文中朱一冯拿自己与何南金作了个比较,朱对自己的评价用了四个字:“薄技寻常”;而对何南金则用了“璞凡三刖”这几个字,把他喻为经过多次琢磨的美玉。墓志铭虽说少不了溢美之词,但堂堂巡抚也不至于为了褒奖别人而过分贬低自己吧!

    何南金对舒知县的“侠烈心肠”万分感激,总想不负师望,以考取功名“酬恩”。他一边苦读,一边授业糊口,但命运不济,在每三年举行一次的乡试中屡屡名落孙山,直到二十年后他才考中万历丁酉(公元1597)举人!这一年他36岁。又隔了10年,他赴京城参加会试,得中第15名,廷试得中三甲十名,总算功成名就,不负知府和知县大人的厚望!

    何南金得中进士后,吏部原拟选他进中央政府为官,他不愿意,谢绝了,后来谒选为福建省莆田县知县。

    何南金自视甚高,但又处处严以律己,他不是那种平庸无能的官吏,他不屑做一个文牍主义者,不去干那种平常的小事。他要为老百姓办一些实实在在的事。他严格按照律法审理和判决案件,从不徇私枉法。他一年中审理案件130多起,每案都亲自写勘语(判决书)。平均三天判一个案子,可见他工作效率之高,也可想见他吃了多少辛苦,有存留的《丽泉勘语》为证。因其判案公正,对那些偷盗纵火、敲诈勒索、杀人越货者严惩不贷,地方安宁了,百姓个个称好。

    可惜的是,这位“晚仕”的知县上任才一年,即万历己酉(公元1609)竟沉疴不起,病逝于官舍!莆田人得知这一噩耗,商人停止营业,农人停止耕作,莆城街头巷尾一片哭声,他遗爱莆田之深可知了!

    南金公逝世时49岁,子女尚幼,长者未弱冠(不足20),稚者尚在襁褓之中。他的好友周赞父护其灵柩回归故里黄桥。周与何为莫逆之交,性情又相投,家境也很贫穷,南金走马上任后曾数次写信给他,要他去莆田共享荣华,周赞父不愿连累他,谢绝了。可当他得知南金去世的消息后,立即专程赶赴莆田,为他料理后事,由此可见二人感情之笃深,且同样具有古人之风。

何南金诗文均佳。其应试之作朱一冯评为用心良苦,独辟蹊径,“不欲使肉眼知,肉眼亦不能知”;其会试之作,如“有仙乐之妙,非人间所得有”,可惜这些文章光绪初年已散佚无存。南金擅长于律诗,其风格沉郁悲壮,是杜工部(杜甫)的派。著有《十笏斋集》和《悲华馆集》传于世,《十笏斋集》也已失传,现仅存《悲华馆集》。该诗集是根据明代《悲华馆初刻)于光绪年间重刻。全书计诗168首,其中古风、律诗各半。内容包括山川游历、友朋赠答,国事民生等方面。大多为秀才时所作,也有少数中举以后的作品。如皋黄理良作序,序中评价他的诗“舂容大雅,古艳非常”。现录其二首,以飨读者。

 

 

本朝海戍郁相望,

辽左闽南万里长。

遂有天吴来岛屿,

未闻太白扫搀枪。

腥风撼海鲸波赤,

白日迷空蜃雾黄。

赖得我军弧矢利,

不难长剑挂扶桑。

 

冬日侍先生游庆云寺晚归祗公送过桥东

野服青鞋问给孤,

济人争识醉尧夫。

日融冰地成金色,

月出霜林堪玉壶。

不为广文歌苜蓿,

何来香积供伊蒲。

若教送客溪东去,

法戒曾将虎伏无。

 

    何南金夙负文誉,与泰州储巏、泰兴张京元被称为“淮南三俊”。

 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hyhtx | 阅读:
相关新闻      
热门评论